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十二章 尘埃落定

作者:曦盈袖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几位失踪的王爷找到了,目前正在回京的路上!

????同几人一起回来的,还有被押解的几名细作!

????这两个消息很快传遍京城。

????与此同时,宫中的沁妃与林瑾宁、林瑾瑶姐妹俩,都相继提前这收到了报平安的信。

????收到信的林瑾瑶倒是第一时间想起姐姐,立马换了衣服就直奔照王府,刚好赶上林瑾宁捂着肚子哭得不能自已的一幕,林瑾瑶心里难受,也上去搂着林瑾宁,两人抱头痛哭。

????一时之间,整个同德苑里头不由哭成一片。

????可与此同时,宫中氛围就没有这么轻松了。

????收到儿子的信的沁妃先是悄悄流了两滴泪,而后又吩咐人往赵嫔那儿报个信儿,这才亲自捏着一大摞近些日子搜集来的东西往皇帝办公的合政殿而去。

????此时时机成熟,是时候该动手了!

????约摸再过五日后,几位王爷与“细作”就要回到回京。

????当然这其中并非一帆风顺,一波一波的“刺客”实在层出不穷,有刺杀几位王爷的,也有刺杀那这个“细作”的。不过好在这一回镇显王显然也是被失踪之事给吓怕了,虽他自己不得空,但却遣了上千士兵好手保护几人,还让跟在他身边几十年的副将一路护送,以确保众人安全。

????而随着这一行人距离京城越来越近,原本就心里有鬼的闵家人更加不安,尤其在不知所谓的“细作”究竟是谁的时候,这份不安更是被扩大到了极致,以至于让那些个尚沉稳不足的人竟有些惶惶不可终日的意味。

????还有环贵妃,此时也不由有了几分焦急。正所谓“文人造反三年不成”,秦家到底是文人世家,她能通过些阴私手段在司琅等人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构害一回已是极限,此刻在人家已有防备的情况下再动手,无异于痴人说梦。

????正当他们不甘被动却又怕多做多错的时候,同样得知消息的长公主在进宫与皇帝通过气之后,就当机立断的出手了。

????在司琅等人回京的前一天,高龄八十余岁的闵家老夫人在与护国寺祈福的路上,不小心因马匹受惊而摔下马车不幸遇难。这一下子,整个闵家震怒,却也让包括闵大首辅等小辈全部都要乖乖上折子回家丁忧。

????纵是再不愿意也无法,全天下都看着呢,更有众多虎视眈眈等着找茬的人家盯着。不得已,第二日,终究没有任何闵家人出现在朝堂上破坏司琅等人大难不死的好心情--能有资格上朝的几个,全部都上了折子。

????而这个时候,林瑾宁正在布置最后一步棋。

????“娘娘,已经办妥了。”此时,朱氏从侧门走进院子,直奔林瑾宁身边道。

????“嗯……我知道了。”闻言,林瑾宁稍稍瞥了一眼朱氏一身极其不显眼的灰衣裳,这才面上带了笑到:“小心些,可别暴.露了你自己。”

????“谢娘娘关心,奴婢知道的。”听见林瑾宁的话,朱氏不由得笑眯了眼睛,方才又道:“奴婢告退。”

????如今娘娘已经会关心她了,这说明她已然是心腹了不是?这就好。

????反观林瑾宁,在朱氏走后,林瑾宁嘴角却不由得勾起一抹冷笑。

????因当日收到司瑁失踪的消息时她实在太混乱,便没有深究,可后来仔细想过,那泄露消息给和藩叛军以至于致使司瑁等人遇险的高调手段,不像如今还在刻意藏拙的闵家人的作为,反而有些她们闺课中的“借力打力”,再联系前后种种,林瑾宁倒是一下子盯住了环贵妃--仇视这几个皇子又有能力几乎在镇显王眼皮子底下对这几个皇子下手的,无非闵家、秦家这两家,而既然前头已经排开了闵家,便只剩下秦家这一个选择了。再顺着这一点往下想,林瑾宁很快就锁定一个目标--环贵妃。

????思及此,林瑾宁实在恼了,也管不得如今自己是否已经锋芒毕露,只一门心思想着要替司瑁报复一顿!

????却说闵巷榆死后环贵妃的日子就不好过了,莫说闵家人都怀疑是她下的手,就是皇帝,也有许久不来她这里,而原本只是她一人的禁足,如今俨然成了整个瑞安宫的禁足,旁人竟是轻易进出不得的。

????只好在如今闵家整个丁忧去了,皇帝又以最快的速度将那些空出去的位子填满,且选的都是近些年科举上来、正儿八经的寒门天子门生,只唯有首辅一职尚且留着,倒不知皇帝到底在图谋些什么。

????只可惜环贵妃实在放心得早了些。

????也不知是不是被什么人点拨了些什么,闵家竟在怀疑对闵老夫人下手的是秦家人,究其目的,不过是为了避免环贵妃弄死闵巷榆后闵家人的报复。再看如今多好,闵家集体丁忧去了,朝堂上没了人,秦家也是望族,自然不怕什么报复了。

????要说闵家人有这样的想法也是正常。

????在世人看来,如今正是夺嫡的关键,但那时候几个皇子遇险,尤其是镇显王出身的苏家,一方面担心着宪王的安危,另一方面还要担心皇帝降罪,因此是十之*没有多的心力去想些其它的,故而,闵巷榆之死当不是苏氏一脉动的手。且恰逢当时又是澧王夺嫡呼声最高的时候,环贵妃动手弄死闵巷榆这个疑似谋害亲姐的儿媳妇倒是合情合理,更遑论人死账消,那时长公主还没有查出闵巷桡的真正死因,若闵巷榆恰好死了,澧王便也不必受一个名声有碍的嫡妻的拖累。

????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一回闵老夫人的事情,就更容易理解了。

????其一,两家既然已经结仇,秦家便干脆一锅端掉闵家在朝堂上的势力;其二,转移京城众人注意力;其三,将闵老夫人的死因嫁祸给他人,秦家坐坐收渔利。

????就这么着,秦、闵两家就正式掐起来了。

????秦家是百年望族,因秦淮书院的缘故在读书人之中很有些声望,不过也因为这民间的声望,为了制衡,皇帝并没有在朝堂上给予秦家太多的职位,除了环贵妃之父的太傅虚职和环贵妃兄长的管仪大臣职位以外,再没别的堂官了。而这,也是这么多年环贵妃一直稳掌宫权却不被忌讳的缘故之一。

????闵家却刚好与秦家相反。闵家真正的崛起其实不过几十年,最早该从闵大首辅考中进士入翰林的时候开始算起。闵家寒门出身,如今却因闵大首辅的缘故,成了京中后进人家里的典型,真说白了,也就不过是暴发户,底蕴不足。也正是因为这个,再加上闵大首辅毕竟年迈精力不济了,闵家才会有那么多的空子可以给人钻。

????要说灯下黑呢,这些人一叶障目,忽略了林瑾宁这个变数,却刚好如了林瑾宁的意。

????而正当秦、闵两家掐得最厉害的时候,护送司琅等人回来的队伍却悄悄进了京城,并未大张旗鼓。

????当日晚上,司瑁没有回府,纵然林瑾宁再念着,她也不敢真进宫去抢人,只能在府中静静等着。

????可谁知,第二日,林瑾宁先等到的不是回府的司瑁,而是如今已然老迈的皇帝颁发的立储圣旨,人选是林瑾宁意料之中却偏偏情理之外的--司琅。

????不如前世只是留下了遗旨,毕竟那时候,众望所归之下除了司琅之外是再找不出一个可以与他相比较的皇子来选择的。今生,不仅仅是没有真正站队便尚有退路的勋王和悉王,哪怕现在尚且年幼的六皇子,也不一定就没有一争之力,好歹,六皇子还有个做贵妃的母妃。

????毕竟此时皇帝还没有驾崩,且又恰好是清除了闵家势力的大好时机,他若当真选个如意的继承人培养起来,也不怕其他皇子因为争权夺利而闹得太厉害,他终究可以弹压下去。可在这样的情况下皇帝依旧选择了宪王,就说明他的确是打定了主意了。

????想到这里,林瑾宁方才实实在在松了口气。

????她前世便听说宪王不过是皇帝手上的一块儿磨刀石,是用来磨砺皇帝心里真正的继承人的,不过因为后来皇帝身体垮了没有了多的时间了方才作罢。但如今林瑾宁再看来,这个说法应当只是空穴来风,又或者是某些有心之人特意杜撰的。

????虽说她当初也不怎么信,但到底心里还是担心呀,林瑾宁可怕宪王真的只是个小小弃子,进而牵连到林瑾瑶。

????这一头安了心,林瑾宁也就不急了,只等着司瑁回来让她好好念一念,再亲口告诉他自己怀孕的消息,也就好了。

????不过林瑾宁是好了,接到圣旨的林瑾瑶却一点儿也不好--作为新任太子妃,她不仅要收拾东西拖家带口搬到宫里去,还要开始一步一步试探着管理宫务,这意味着,她近来吃好睡好的日子也就一去不复返了。

????就这么着,林瑾瑶几乎是一步三回头的到了宫里。

????这还不算完,似乎皇帝是真的意识到自己时间不多了,必须早一步全部安排好事情才能放心一般。

????七日后,春闱大比的结果出来了,除了探花依旧是林谨枢之外,状元和榜眼都变了人。状元成了沁妃母亲娘家那边的的侄子、太子的表哥,榜眼则是一个年逾三十的寒门子弟。倒是二榜传胪,则是林瑾宁前世的那位状元,一个来自江南的清流学子,原秦淮书院的学生。

????时刻关注着这回春闱的林瑾宁对此不由得一愣,这结果她倒不曾想到,估计着应当是皇帝在为太子铺路吧。

????不过也直到这时候,几位王爷才被皇帝从宫里放出来,为此,林瑾宁揣着刚刚稳了些的胎像,亲自到大门口迎接司瑁回家。

????这时候,她已有六个月身孕了。

????73、番外一 后来幸福的小日子 ...

????林家崛起的速度很快。

????也就是先帝驾崩新帝登基后不过两年,林谨枢便被封为端益侯,不仅重现了祖辈光辉,还因被赐了侯府而提前分家出去单过了。

????就为这个,京中众多世家对他的婚事简直热络得不行,也惹得杨氏愁得不行--新侯府的确需要一个女主人,但如今人选太多了,林家要想几边都不得罪可委实是不容易啊。

????不过这些和林瑾宁都没什么关系,她除了听杨氏念叨两回也帮不上什么忙--无他,在两年前诞下照王世子司茁之后,这回林瑾宁又怀孕了,且不过才刚过四个月,瞧着就有六个月大,杨氏在瞧过之后便断言,这胎当是双胎。

????林瑾宁自己也知道应当是双胎,毕竟她曾经也怀过,只别人不知道罢了。

????如此,司瑁不光在紧张之下进宫向如今已是太后的原沁妃娘娘要了两个养身姑姑,还将大半年前林瑾宁亲自送嫁出去的她的几个“锦”字辈的丫鬟们又重新找了回来给林瑾宁当管事姑姑。

????这时候,就连已经怀孕的锦素与锦罗也没逃过,相反,司瑁一听两人怀孕倒不由得更高兴--他儿子未来的奶娘可不是有了!再等他在宫里求几个过来,也就全了!

????对此,林瑾宁只能一边白他一眼,另一边还得重新给几个丫鬟和其丈夫一家换动职位,也顺带着安排了锦素与锦罗好好养胎。

????还有此时已经随着司瑁出宫过的、原为赵嫔的荣太妃也顾不上自己身为长辈的身份,只同样满心念着林瑾宁的胎,还私底下吩咐了身边伺候的人,叫以后阖府的好东西都先紧着林瑾宁那边儿。

????就这么着,在林瑾宁又感动又好笑之下,她便安安稳稳开始了做孕妇的日子。

????这一日,已经晋升林瑾宁身边第一大丫鬟的粉莲快步从外头走进来,兴冲冲行了个礼就迫不及待道:“娘娘,好消息呢!”

????“怎么?”这时候林瑾宁正在梳洗准备睡了,却见粉莲这样难得的幸灾乐祸,林瑾宁也是知道粉莲打探消息的本事,能让她这么高兴却是难得,便也提起几分兴趣问道。

????“回娘娘话,是这么回事……”只见粉莲清了清喉咙,这才压低了声音道:“前几日不是那陈家传出风声来说侯爷要娶他家女儿嘛,可是今儿个早上,有人说看见苏五公子将那陈家的大公子用鞭子抽了一顿……奴婢仔细打听才打听到,据说三公主也看中了咱们侯爷,这才使人教训陈家人的!”

????“这……不可能呀……”闻言,林瑾宁先是一愣,继而也就不信了。

????不是她看不上自己娘家弟弟的本事,而是如今宪王做了皇帝,三公主司璇便从庶出公主变成了嫡出公主,身价便立增百倍,此时,莫说林谨枢只是探花,就是上一届或者这一届恩科的状元、还都是年纪正好的世家公子,都未必配得上给司璇做驸马。

????再说了,如今新帝虽然已经将朝堂上的权利差不多都收拢了,但要说彻底坐稳了皇位还是差一点的,他不留着将亲妹子和皇后之兄都留着联姻以巩固皇权,反倒内部就配到了一起,又算怎么回事呢?

????这么一想,林瑾宁便将此时丢开了手--料想当是流言,当不得真的,而苏家出手,应当是皇帝看在林瑾瑶的面子上做的吧。

????不过,倒是这个陈家……

????林瑾宁眼中不由得冷了些。

????要说当初知远侯府的贬斥,如今反倒救了整个陈家的命。毕竟那时候刚一遭贬,陈家就立时成了个不起眼的三流家族,就是上赶着投诚都没人要。就这么着,他们反而并没有被卷进夺嫡争斗里头,反而给保住了一家子人的性命。再加上这两年新帝发威将不少站错队的世家都发落了,陈家居然逮着机会还往上进了几步,如今算起来,勉强也可挤进京中二流家族里头,倒也能看了。

????至于陈家造谣之事……这事情的起因林瑾宁也知道一些,不过就是早些时候,因林谨枢陪杨氏去护国寺上香时远远看见了那陈家小姐、陈治的嫡亲妹妹陈怡一眼,便不知从哪里传出林谨枢心仪陈怡想要求娶的流言来,料想也是陈家放出的消息,不过是想逼着林家妥协罢了。

????可如今再看,只怕他们也没想到,这流言不过才出来几天,陈治就被抽了吧?

????活该!

????林瑾宁不由得幸灾乐祸一顿。像这种恶心人的玩意儿,就该被彻底抽得见不得人才好!要不是她的身份和身体都不允许,她真想上去亲自抽几下给自己上辈子报仇才好!

????这样一想,林瑾宁又抚了抚自己格外大些的肚子,暗暗遗憾的叹了口气。

????因她上一胎怀司茁的时候几次险些流产的缘故,后来虽也勉强保住了胎,却依旧害得司茁早产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且一出生就是弱弱的样子。

????对此,司瑁吓得不行,哪怕太医言之凿凿说只要好好养着就不会夭折,但司瑁总不放心,不仅将司茁放在主卧侧间里头让信得过的四位奶娘日夜轮流、两两照看着,还时不时半夜就忽然惊醒然后亲自过去看看,只唯恐这个宝贝儿子就那么断了气,算起来竟比林瑾宁这当娘的还尽心些。而这样的日子,是直到司茁长到八个月、司瑁渐渐恢复正常不再那么一惊一乍之后,才没有了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司茁才会被取名为司茁,是为健壮茁壮之意,而非一开始夫妻两个说好的“司荀”之名。

????同样,因林瑾宁头一胎实在太过艰险,故而这一胎甫一怀上、还不待验出是双胎的时候,司瑁就亲自进宫向林瑾瑶求了懿旨,免了林瑾宁月中与月末惯例的命妇请安,好让她安心在府中养胎。

????林瑾瑶当然一口应下,还顺带着开私库给林瑾宁送了好些补品去。更别说若非皇后轻易不得离宫,只怕林瑾瑶都恨不得立刻轻装简从的往照王府跑去。

????而众人这等紧张林瑾宁身子的情况,在例行的平安脉中她被验出双胎后,更是达到了顶峰。若非双胎艰难定要每日走动以便顺产,只怕司瑁连房门都不愿让她出了。

????如此,所谓亲自上手抽陈治一顿的话,也就是林瑾宁心里想想罢了。

????这么着,林瑾宁又回过神对粉莲道:“这几日你多帮我在外头打听打听,一有什么消息就立时回给我。先退下吧。”

????“是,娘娘,奴婢告退。”闻言粉莲马上又行礼退下,转身又使人出去盯着陈家的动静--这几个月娘娘出不去门儿,所有新鲜事都靠她说呢,她可不能辜负了娘娘的信任,必然要盯紧了才好!

????再看这一头,留在房中的林瑾宁便先行在床上躺下,等着司瑁办公完了再从书房里头出来。

????要说如今她的肚子都这么大了,夫妻两个分房睡也是理所当然,可也同样是因为她肚子大了,司瑁似乎便将当初担心司茁的那份心给放到了如今的林瑾宁身上,别说分房,就是他半天没见到林瑾宁都会心神不宁,真是唯恐她出了一点儿意外。

????再加上与他们同住的荣太妃乐得装不知道,而唯一有资格说话的林瑾瑶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才使得如今照王府后院依旧只有林瑾宁一个女人,别说什么侧妃侍妾,就是通房丫鬟都没有一个。

????面对这种情况,也就是杨氏旁敲侧击的问过一回,见司瑁的确没那个心思,自然也高高兴兴撒开手不管了。

????如今,这满京城里头哪个女人暗地里不说林瑾宁嫁得好?丈夫是王爷也就罢了,竟还不花心--皇帝就不说了,再撇开那向来喜欢“□□添香”的悉王,就是并不好色的勋王如今也有了一个几个月大的庶女。所以,在这所有妯娌里头,如今竟只有林瑾宁一个人过得最为舒心不过。

????而至此,这时候最让林瑾宁操心的,也无非就是林谨枢娶妻之事,和林瑾瑶在宫里过得如何的事儿这两样了。

????好在过了几日,林谨枢的终身大事就定下来了,出乎林瑾宁意料的事,女方居然真的是三公主!

????听到消息,林瑾宁实在愣了,又见粉莲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便干脆写信给杨氏求解惑。

????要说这事儿也是缘分。

????因司璇与林瑾瑶相差不过一岁的缘故,再加上两人性子相似,又有借衣之缘,因此林瑾瑶刚以太子妃身份进宫不久,就与司璇成了闺蜜好友。

????这也就罢了,毕竟今生林瑾瑶和林谨枢真是不熟,也谈不上她有多了解林谨枢。故而,当初太后在为司璇选驸马的时候虽然写了林谨枢的名字,但考虑到这也属于“换亲”的一种,因此林瑾瑶还特意隐晦的提醒过一句,谁知道太后根本不在乎,林瑾瑶也只好作罢。就是三公主司璇,也不过只是因为林谨枢是林瑾瑶的双胞哥哥,这才多关注了几分罢了。

????原本事情到这里也就结束了,谁知陈家竟然那么大胆,敢公然和公主抢人?这让原本不过是在林瑾瑶那里听了一耳朵抱糯 迷论 坛怨的司璇这下子是真的各种不服气了。她便立刻让舅舅家的表哥先去教训陈家人一顿,又旁敲侧击打听了一下林谨枢平时的事儿,见没什么问题,就火速求了她皇帝哥哥要赐婚。

????无他,不过早年还是知远侯夫人的陈夫人曾经带着她几个女儿进宫拜见过,给司璇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

????要说陈家女孩儿可真是个顶个儿的“娇柔”,个顶个儿的“纯洁”,可把当时还年幼、向来活泼的司璇给恶心得不行。如今再看这陈家,居然还敢和她抢驸马!这可不让司璇立时就爆了嘛。

????且司璇自己看了,皇后嫂子人很好,三嫂看起来也是温温柔柔的也很好,她们的嫡亲兄弟应该不错,这么考虑着,司璇才下定了决心要嫁过去的--总归都是盲婚哑嫁,嫁到别人家,还不一定能比嫁到两个人很好的嫂嫂娘家更好呢!这一点,司璇想得很清楚。

????而后,在林瑾瑶特意召了杨氏进宫商量过后,次日,明喻公主司璇于次年下嫁端益侯林谨枢的圣旨也就下下去了。恰好新的端益侯府后头那条街上有个宗室府邸尚且空着,扩一扩修一修,司璇的公主府也就有了。

????一时间,无论是高兴的还是不高兴的都只能祝福着,京中倒是当真喜庆了不少。只有林家,收礼收到忙乱罢了。

????倒是林瑾宁,手里紧紧捏着杨氏的回信,却是满脸的惊疑不定。

????杨氏也知道大女儿出不了门,几乎是被“禁闭”了一般,因此信中便仔细解释了这些事情的种种。

????其中,能让林瑾宁露出这等神色的,却是一句“张家败亡,张氏前几日难产后体虚而死,陈家又逢此事,可见报应”的话。

????张家早前因站错队而被抄家了,整个张家如今就剩下一个嫁给了陈治的张琴馨。而张家是两年前抄家的,两年来张琴馨深入简出几乎不见人,陈家实在不至于要置她于死地,更不至于如今过了这么久再下手弄死她,最多不过一直冷着也就罢了。

????再说,这张琴馨如今难产体虚而亡的情形……可真让她好生熟悉呀……

????她前世,当真只是被陈家害死的?

????作者有话要说:这一章本来是正文的,想了想还是当成番外好了,这样看起来比较不违和。

????原定正文部分原本至少还有“垂死挣扎”“大厦倾塌”和“风雨过后”三章的,卿们看题目就知道能是啥内容,但是鉴于作者没有网了(说出来都是泪T^T),闵家秦家余孽干脆就别出来蹦哒了,作者心情不好完全不想搭理他们。

????后面是番外,除这一章以外还有林瑾瑶前生、前生林瑾瑶重生到此生、此生林瑾宁重生回前生(好像绕口令……)以及姐妹百合篇。百合这个专门满足那些曾经求过百合的卿们,放在最后,不好这一口的卿们直接不看就好。

????以上。

????本图书由(慕寒雪影)为您整理制作
(←快捷键) <<>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