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0章 番外:喂,少年

作者:凤久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花清月跟叶让的婚礼在苗疆的某个风景如画的地方露天举行。

????有山有水有花。

????没有走红毯,也没有婚礼主持,就是盛装打扮的一对儿新人,登台给大家鞠躬,并分别念稿发言。发言的大致内容就是,我俩不容易,我俩天注定,我俩共白头,快点祝福我俩。

????大家纷纷鼓掌欢呼,说要新郎新娘吻一个。

????这个时候,画面就异常奇怪了。

????只见新郎叶让,咧着嘴,露着两排白牙,又是踮脚又是弯腰,折腾了好一会儿,新娘一脸不开心的模样,双手扶住他的头,怼了上去。

????就……怎么看怎么别扭。

????吻完了,新郎龇牙咧嘴,笑得好开心。

????新娘生无可恋,碰着花,婚纱裙下腿不停地换着抖。

????挨桌敬酒时,大巫举起酒杯,对新娘花清月说道:“欢迎加入大家庭。”

????这个时候,嬉皮笑脸异常开心的新郎才说:“阿爸,你怎么看出来的?”

????大巫撇嘴:“你笑的太熟悉了。”

????是,叶让的笑容不会这么傻。

????“怎么又开始了?”巫闲惊道。

????“新郎”说:“阿妈,我前天跟他回了一趟旧址,去以前我俩拜把子的瀑布前看了看,许了个愿,想结婚的时候再体验一把互换……”

????“新娘”心累道:“没想到它竟然应了……”

????“那当然,我是大山的宠儿!”

????花栖云灵魂发问:“你换就换,这么兴奋至于吗?”

????“新郎”:“那!相当至于!”

????花清月已经计划好了,今晚体验一把做新郎入洞房的感觉。

????叶让依然心累,且持续心累。

????互换身体的时间是二十四小时。

????花清月和叶让都清楚,只是实际情况是,虽然婚礼该简化的都简化了,婚礼仪式结束后,二人也都累到无力洞房,只想抱头睡觉——踏踏实实真实睡觉的那种睡觉!

????于是,剩下的时间似乎有些浪费。

????这个念头产生后,叶让的心里飘进来一个声音。

????“是续给明天使用,还是续给今后与她共担生产之痛?”

????叶让当即拍床:“真爷们还有别的选择?!给我续个24小时共担生产之痛!全担了我都不怂!”

????自然,这事很快,叶让就给忘了。

????直到三年后花清月进了产房。

????叶让捂着肚子,对各位陪同人士说道:“……等会儿哭了别笑我,都把手机收起来,一个都不许拍。”

????花栖云:“没事哭吧,谁家生孩子不哭呢。”

????大舅哥想的是,看见新生命,哪个感性的新爸爸会不哭?激动也给激动哭了!

????可实际情况是……从花清月阵痛开始,叶让就已经捂住了小腹,阵阵冒冷汗。

????等花清月生产时,叶让瘫在椅子上,泪流满面,抽抽搭搭,哭成泪人。

????疼!死!了!

????等孩子出生,嗷嗷啼哭时,叶让也啊啊哭出声来,蹒跚着接过孩子,在线奏响父子二重哭。

????花栖云:“哎,你别丢人啊,你哭什么?”

????叶让落泪道:“好难啊!”

????我也很难的,好吗!

????问花清月感受,花清月:“唔……好像不是她们说的那么疼诶!可能是因为我打了无痛?”

????叶让笑着打颤:“不疼就好。”

????可两位新手万万想不到,疼得可不只是生娃这一项。

????喂奶时,花清月疼崩了。

????叶让手忙脚乱惊惶无措,发现这次山神竟然不回应他了,他的共担苦痛已经到期了,没有下次。

????他看着花清月哭,自己一点忙都帮不上。

????叶让懵懵的站着,大脑一片空白。

????等花清月哭完,他像是刚做了件十恶不赦的事,红着眼圈连声道着歉:“好了,好了,不会痛了……不会了……”

????崩溃的花清月:“有屁用!!”

????气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但实际上,叶让还是有点用的。花清月发现,这人万分积极,如果把带孩子当作做菜,除了无法生产食材做不到之外,其他的都全包了。

????在带孩子这事上,叶让是主厨,花清月是个副手。

????副手每俩小时爬起来喂奶,主厨也爬起来,再瞌睡都忍着,给她托着孩子。

????花清月:“我是残了吗?我自己没手吗?”

????饱览群书的主厨:“抱多了关节劳累容易得病,我替你托着,你省点劲,活动活动手。以后病了,可没人替你疼,所以要健健康康的,不要生病。”

????花清月心里暖和,一脸傻笑:“嘿嘿,好,老叶,是个够格当爸的!”

????吃奶的小子发出响亮的一声啧。

????花清月家的儿砸有个响亮的乳名,叫少年。

????当初做胎教时,叶让说要让孩子博古通今,未出生前就听遍有力量的好文章。

????叶让按照朝代时间做功课,每天下班回来对着花清月的肚子深情朗诵。

????后来,念到《少年中国说》,花清月第一次感觉到胎动。

????小夫妻喜极而泣,加餐的同时,拍板把孩子的乳名定了。

????再后来,叶让体会了早年间同事们下班辅导孩子写作业的痛苦。

????少年总是一副缺觉的样子,作业总是写一半就垮。

????叶让百思不得其解:“不应该啊!我小时候全都是靠自己一个人完成的,他这是像谁?”

????花清月幽幽翻了白眼,叶让闭嘴。

????哦,像妈。

????好的,打扰了。

????少年五岁时,见到了从大非洲死里逃生回来的爷爷奶奶。

????“来,惊奇吧,都长这么大了,没见过吧!”叶让把少年推过去,让爸妈开眼。

????叶爸叶妈异口同声道:“像你小时候。”

????叶让嘴一撇,道:“胡说,你俩知道我小时候长什么样吗?”

????“知道,怎么会不知道!”叶爸叶妈说完,又愣住。

????隐约中,他们仿佛见过这个时期的叶让,可仔细想了想,当初有叶让后,他们也是常年驻外无法回家。

????叶让眼神柔了些,抱了抱爸妈,尴尬咳了几声,说道:“这么多年,也辛苦了。”

????这世界没有完满无缺。

????爸妈选择了大事业,拯救了多少濒危物种,有多少成就和贡献,他是知道的。

????当然,放弃了多少,他有多少的遗憾,他也是知道的。

????“以后我家少年……”叶让骄傲的对爸妈说,“我会尽力做好平衡的。且看我吧,你俩。”

????我要做的了大贡献,也会全方位照顾呵护我的家,他什么都要。

????叶让说:“毕竟我从小贪心,也有能力贪心。”

????---

????后来,少年上学了,少年的大舅仍然光杆一条。

????大舅扛着少年出门玩,少年就问:“舅舅为什么不结婚。”

????大舅就说:“是蓝天不蓝了,还是宇宙之谜解开了?结婚?结婚是什么?不需要。你舅舅我活明白了,知道自己为了什么而活。”

????大舅说,有爱好就好。

????大舅又说:“当然,没有爱好,有爱,也好。人活着,要么为了爱好,要么为了爱。”

????少年就问:“要是两个都没有呢?”

????大舅说:“找呗。寻寻觅觅,总会找到的,只要心不飘,早晚都能活明白的。”

????---

????花清月有了少年后,灵感停歇了很久很久。

????后来有一天,看到少年窝在床上翻着肚皮,呼噜呼噜睡得好香,花清月来了灵感。

????她画了一只睡在山林中的小白豹。

????叶让蹲在旁边看着,一眼就看出这是他儿子。

????“怎么他是豹子,我是鹿呢?”

????结婚时,花清月画了一幅叶让,雪白的鹿。

????花清月:“哈哈哈哈……不行吗?”

????她放下画笔,伸了个懒腰,转头问道:“舒克,今天开飞机吗?”

????叶舒克哼哼一笑,说道:“怎么,贝塔想开坦克了。”

????“是啊。”花清月大拇指一翻,指向卧室,“走着,咱俩练练去?”

????叶舒克:“走!!”

????叶舒克捞起月团儿迈开大步,然而永远帅不过三秒。

????叶让扶墙道:“你先走,我腿麻……”

????花清月狠狠拍了下他的腰:“舒克,不行啊,这才多大就虚了?”

????叶让龇牙咧嘴道:“开战之前是要先骂阵吗?那你等着,等我马掌订好,必定枪挑你下马!”

????花清月:“哈哈哈哈哈……”

????她仰天大笑,关上了门。

????很显然,团子的意思是,要想挑主帅下马,你先攻城吧。

????叶让跺了跺脚,腿已经基本能走了,他一撸袖子,重振旗鼓:“团儿,我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各位,我写完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完结!

????感谢大家陪伴,下本《修仙在左入魔在右》11.7号更新,等你们来哦!

????贴个文案:

????修仙站左边,入魔站右边,快说你站哪边?!

????颁玉:中间←_←

????文案:

????琼华上神殒身后,她的小徒弟瓜分了她的法器,霸占了她的门派,砸了她的神像,赶走了她庇护的子民,逼她的正牌夫君入魔,还要把她儿子炼成丹药?

????琼华:这么坏,他不怕天谴吗???

????反派:怕个叼!老子就是新的天!老子是新的神!

????琼华:你等着,我开小号照样秒你。

????于是,琼华上神的小号,颁玉睁开了双眼。

????颁玉(撸袖子):说,谴谁?

????叮——您的天谴快递已发送,请注意查收,记得好评哦!

????---

????颁玉是远近闻名的小神婆,天生能观六界鬼神,预知未来吉凶,但她没料到,自己算命的本事,竟能惊动魔界大佬。

????魔尊衔苍亲自找上门来求卦。

????颁玉:来者都是客,行吧,魔尊大人想算什么?

????衔苍:亡妻。

????颁玉:……

????亡你妹,本神还没死呢!

????仙侠文

????满级被砍重练小号女主,和她流落魔界带娃打怪的老公的团圆虐狗日常。
(←快捷键) <<>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